《诊间里的女人》:她没有性经验,所以认为自己不可能有妇科问题

初诊

「医师,有一个内科会诊。」

接近凌晨,因为接近医护交班时间,很多检查报告也出来了,正好要进行下一个检查或诊疗处置,因此经常是急诊想要会诊其他专科的高峰期。当然啦,有些妇科案例,譬如睡前性行为把黄体弄破而内出血那种,从出血到腹痛的时间,算起来也差不多凌晨左右会来挂急诊。

我的第一年住院医师训练刚结束,开始接受急诊接近半年,其实每次接急诊个案的压力都还满大的。希望不是太困难的病才好,不然就得把学长找来帮忙了。一边套上住院医师的短白袍,一边确认口袋里面的「小法宝」:预产期估算转盘、胚胎长度怀孕週数对照表、「On Call(待命)小手册」、常用药品小抄。

「妇产科,我来看会诊。」果然急诊留观床躺得满满的。

「喔,在留观第九床。」护理师指的那床拉了隔帘。因为多数人仍有性别刻板印象,如果是男医师单独去对女病人做检查会有一点疑虑,通常得有护理师陪同,女医师就比较没有这层顾虑,所以如果看到护理师太忙,我们通常会自己来。

在病历架上找到留观第九床的病历,薄薄的,只有很多年前的一次内科一般疾病记录,接着就是这次急诊了。内科急诊的学姊先看过了,潦草的病历记录没有什幺太特别的病史,病人主诉是「头痛」。咦?头痛会诊妇产科干嘛?翻到检查记录页,唔,急诊病历的人形图在腹部画了一个圈。主诉除了头痛,还有腹痛吗?

「你好,我是今天值班妇产科医师,我来会诊。」我拉开隔帘,跟躺在床上的病人打了招呼。

是个年轻女生,偏瘦,脸有点苍白,有些紧张的样子。个子高,穿着棉质长裤的一双长腿露出急诊室的盖被。

「你肚子痛吗?」我先问。

「没有。」她很快回答。

「嗯,这次什幺问题来急诊?」虽然学姊在病历有记录,但是通常我们会再问一次,同时补问妇产科相关病史。

「头痛。」很简单的回答。

「头痛?」呃,头痛到挂急诊很少见啊。我自己就是压力型头痛的患者,常常痛到止痛药都止不住,觉得头里面有异形要冲出来那样。她看起来不像是头痛到要爆炸的样子啊。「嗯,我最近都睡不着,后来就头痛。」她很正经地回答。

「嗯……」好怪。「你上次月经是什幺时候?」

她说了一个大概两週前的日期。

「规律吗?」这是妇产科例行问题。

「嗯。」点头。

「有性经验吗?」妇产科必要问题。有些医师会隐晦地问「有没有在一起?」、「有结婚吗?」或是「有男朋友吗?」但是我觉得问「有无性经验」涵括了同性异性,也比较能够直接确认是否要考虑怀孕或是性相关疾病。

「没有!」她大摇头。很多没有性经验的女生,谈到或被问到性相关问题的时候,总像有洁癖似的,很怕被「误会」。其实有或没有,不过就是人生选项而已呀。

问到这边,都没有妇产科的问题啊,欸欸,这个会诊是怎幺回事啊?

「好。我帮你的肚子做一下检查好吗?」我尽量慢慢地说,不要让她紧张。

她点点头。主动拉开盖在肚子上的急诊室床单。我轻轻把她的T恤往上拉。呃,一个鼓胀得很厉害的下腹。「你没有发现小腹鼓起来吗?」原来学姊在急诊病历人形图上那一个圈,意思是「下腹肿块」。

「……嗯」,她有点尴尬,「我以为我发胖。」

「没有人发胖只有胖下腹部的啦!」我一边触诊她的下腹。她瘦,肚皮的皮下脂肪薄薄的,可以触摸得出下腹那个肿块,有点硬度,外表光滑,肿块最顶端到肚脐上面两根手指头高度,几乎是一个大白柚的尺寸啊!

「而且你不会觉得摸起来硬硬的吗?」她望着我,没说话。大概吓呆了,也大概觉得有点难为情。好吧,瘦子没有像我们这幺了解,小腹的肥肉是软的。

「留观第九床送超音波室。」我在病历上稍作记录,掀开隔帘跟护理师说。

这种病人是超音波菜鸟最喜欢的:人瘦(皮下脂肪会干扰超音波影像),病灶大。超音波探头放上去,薄薄的皮下脂肪下方,一个均质的肿块,直径二十公分。轻轻推动探头,可以看见肿块和腹膜之间没有沾黏。看起来应该是子宫肌瘤,但是肿瘤真的太大,她又没有性经验,无法用阴道探头确认肿瘤后方的卵巢和子宫本体,也无法排除是卵巢囊肿大到顶到前面来了。正常情况下,子宫和卵巢在骨盆底,要超出骨盆,就是已经到很大的尺寸了。而这种情况,应该会压迫肠子和膀胱,出现频尿和便秘的症状。「你不会觉得排便不太顺利吗?想解却解不出来的感觉?」边在超音波报告上输入数据记录,一边问她。

「会啊。我就是一直觉得肚子不舒服,而且便秘好严重,睡不着觉。」她这时候才说出其他的症状,「所以我已经睡不着好几天,头好痛。」

医师诊断疾病,很多时候像是侦探办案。病人不见得会一开始就告诉你最重要的那个线索,有的时候要从主诉的内容延伸去问,有的时候要从一些检查发现去问,甚至有的时候,不是病人无法提供好线索,是她的病程还没进展到那几个最重要判读的症状出现。所以,后来在临床工作愈久,愈觉得老人家说「要人,也要神」,似乎颇有道理。医师专业能力够好,够用心,理论上应该可以帮病人做出正确的诊断,但是,病人是否能够把症状说清楚,症状是否足以判断,甚至是否排除某些干扰而错失了早点诊断的时机,都会影响。

譬如这个病人,主诉是头痛,医师要求检查肚子,病人一定会觉得奇怪。主诉是头痛,医师如果没有问出她「因为便秘严重所以睡不着,很多天睡不着所以头痛」,也很难会去检查她的腹部。医学生的身体检查课程标準,是不论主诉如何,都要「从头检查到脚」。可是台湾的医疗常常是不论时间空间都非常拥挤,又没有经过家庭医师详细问过、检查过,如果「来急诊说头痛结果说要看肚子」,大概会被认为很两光,甚至被投诉说是变态吧。

「你肚子里面长了很大一颗瘤,十八乘以二十公分。超音波检查起来肿瘤边缘光滑,没有沾黏侵犯现象,恶性机会不高。当然,肿瘤尺寸大,不能排除恶性或边缘恶性,这些还是要等手术拿下来送病理科检查才知道。」资浅住院医师能够跟病人解释病情的内容并不多,这是需要逐渐累积临床经验的部分。

「好。」她对于这个急诊会诊后来的发展有点讶异,但是好像也很快接受了。

我联络主治医师,请他处理最终医嘱和医疗决策,然后收她住院,安排手术。手术很顺利,也确认我的超音波临床诊断,是一个子宫前壁的浆膜下子宫肌瘤。对一个住院医师来说,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学习经验,从理学检查发现病灶,配合影像诊断,确诊,给予适当治疗。可是,怎幺会发生下腹隆起这样的肿块,却不知道要就医呢?

「林医师,谢谢你帮了我姊姊。」一位院内的检验师看到我在等电梯,跑来跟我致意。前几年实习的时候,常常得去检验科送检体,多少眼熟,大概知道是同事。

「你姊姊?」我摸不着头脑。

「喔,我姊姊就是那天来挂急诊的,你帮她诊断出子宫肌瘤,上週W医师开完刀,现在都很好。」原来那个病人是院内同事的姊姊。

「喔!顺利就好。」听到病人复原,很开心。「啊可是你姊姊也太夸张,那颗瘤很大欸!都摸得出来了!」

「喔,我姊姊她喔,没交过男朋友,没有性经验,所以她说她认为自己不可能有妇科的问题,即使下腹一直鼓起来而且肚子不舒服,她也没想过要挂妇产科检查。」他搔搔头,有点尴尬。毕竟大家都是临床医事人员,这种「没有性经验就不会有妇科问题」的想法,保守得令人讶异。她不是唯一一个「如果一辈子没有性经验,这辈子就跟妇科无关」想法的病人,只是我临床遇到的第一个。

相关书摘 ▶《诊间里的女人》:当病人或家属说「你好年轻喔」,代表他们不信任你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诊间里的女人》,镜文学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林静仪

身体有病可以看医生,但人生的苦该怎幺治?

所有女人必须面临的抉择
所有男人不该逃避的课题
没有标準解答的婚育、性别、家庭、世代等疑难杂症……
都在这名女医师的诊间里,找到一线出路

一间大型医院里的妇产科,一位不服输的女医师,
在她的诊间和病房里,有各式各样的女人及女孩到来。
她们是来看病,还是看心?女医师除了开药开刀,能不能为她们的人生开一条路?
这位始终挂心病人的女医师,更身体力行在医疗界中努力为女性扩张立足点,
证明女人绝对不是「第二性」!

本书特色

这是一本女人必读的书

谁说结婚就是「修成正果」?谁说生子就是「完整生命」?在偏见和陈旧观念的框限之下,女人从未真正拥有自己的身体。本书借女人及女孩们不曾说出口的故事,进行深刻思索及犀利论述,为所有女性提供鬆绑自我的可能。

也是一本男人爱看的书

如果你身为好男人,深爱身边的女人和女孩,愿意主动了解和纾解她们所面临的难题,这本书会列入你的心爱书单。

揭示台湾白色巨塔的性别生态

作者以一位女医师的角度,从医师养成之路和职场第一手观察切入,省思社会大众对性别的刻板印象,道尽台湾医界不可说的祕密。

《诊间里的女人》:她没有性经验,所以认为自己不可能有妇科问题Photo Credit: 镜文学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