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与外界联繫如在家“坐牢"‧女童遭父虐待逃家

禁与外界联繫如在家“坐牢"‧女童遭父虐待逃家(槟城20日讯)一名45岁男子被指疑心重,不但不让女儿与男生接触,也不让妻女外出,就连妻子与妻舅聊天也怀疑两人“有路",更因此与妻舅打架。2007年,他与妻子正式分居后,现年13岁的小女儿跟他住。週一,这名13岁女儿申诉,在过去的3年,她一直饱受父亲在肉体与精神上的虐待,最近在朋友、姐姐及妈妈协助下,才告别在家“坐牢"的日子。“不了解我"、“不疼我"、“暴力"是13岁女生何丽雯对爸爸的控诉。何丽雯目前就读中学预备班,她週一与母亲任美喜(41岁)、姐姐何丽珍(22岁)及姐夫陈先生(24岁),在马华槟州投诉局副主席林敦良的陪同下,召开记者会申诉此事,并出示饱受创伤后写给家人的心声,字里行间充满对父亲的怨怼。何丽珍说,父母于2007年分居后,妹妹便跟随父亲生活,父亲每天都会準时去接妹妹放学,然后把女儿锁在家,不给钥匙不给电话,断绝女儿与外界联繫。“丽雯个性比较文静,之前老师让她做学长,她变得开朗许多,认识不少朋友,但爸爸知道后却很生气,到学校大吵,要老师撤回丽雯的职位,让丽雯难堪不已。他也警告丽雯,说不让妈妈和我接触。"何丽珍声称,妹妹曾经向她申诉,说自己有一次在家不小心打翻麵汤,结果遭父亲毒打,父亲还辱骂她“不要跟你妈妈一样!"哭诉再不走就自杀“今年11月6日,丽雯受不了父亲的虐打和精神折磨,在学校借朋友的手机打电话给我向我求助,还哭诉再不走就想自杀。我接到电话时很担心,赶快跟丈夫到学校想要把妹妹接走,但学校碍于我爸的恶霸,不敢让我们接走她,还劝我妹妹转校,免得我爸动不动就来学校大吵。"她说,后来她妹妹的同学协助他们,让妹妹与身穿体育衣的同学对换衣服、鞋子及手錶,两个小女生乔装成彼此的样子一起过马路,成功让丽雯走到她身边。“当时丽雯身上没有携带衣物,我带她去买衣物时,意外发现她的腰部及背部有多处瘀伤,相信是被我父亲打伤。"她声称,妹妹回到他们身边后,起初情绪很不稳定,也不说话,最后在他们的开导下,心情才开朗许多。妻与兄谈天诬衊有染何丽珍对妹妹的遭遇感同身受,她申诉,她也是在父亲的行为与精神暴力下长大。何丽珍声称,她在17岁那年,父亲曾因小事向她脸颊怒挥两拳,她最终受不了与母亲一起逃走,同时报警。“因为父亲从来不给我母亲出外工作,所以母亲离家前,也是毫无积蓄,不得不把丽雯留在我父亲身边,没想到却间接让她成为第三个受害者。"她说,在离家之前,父亲也同样严控母女俩的自由,稍不顺心就施家暴,还不让她们与其他男生说话,否则就骂她卖淫,怀疑母亲与别的男人有染。“就算我妈和她的亲哥哥讲话,他也说妈妈和舅舅`有路’。为此,他和我舅舅都打过架。"“还有一次我夜归,他就骂我是不是出去`做鸡’,之后还广发我的个人照,里面写着一晚收多少钱,令我大受侮辱。"她申诉,父亲除了不让她与男生接触,也不让她与母亲外出,否则就把她们的衣物都丢到屋外泄愤,因此父亲的恶行早已邻里皆知。徘徊分居妻住家图带回女儿得知小女儿被接走后,父亲近日经常在母女居住的日落洞住家楼下徘徊,想带回女儿,令她们害怕不已而不敢单独外出。何丽珍说,父亲还不断通过不同的面子书户口接近妹妹,以陌生人身份接触她,伪装要认识她、与她交往,然后劝她回家。“虽然照片与户口名字不是他,但从他的字里行间,我知道就是他!他还用不同电话号码致电及发简讯骚扰妹妹,让她精神压力很大,目前我们已为她更换手机号码。"记者会进行时,何丽雯也在现场,不过她显然惊魂未定,默坐一旁用长发遮脸,全程由姐姐何丽珍代为发言。期间,相信她是想起不愉快的过去而一度泣不成声。妻申请离婚争抚养权何丽珍的母亲任美喜说,她目前正积极与丈夫申请离婚,并争取13岁女儿的抚养权。林敦良对此指出,任美喜母女3人11月9日向他寻求庇护,他安排何丽雯到槟城医院接受身体检验,医生说丽雯的背部和腰部都有内伤,必须等医药报告出炉后,才能确切掌握病情。他说,他针对此事向警方投报3次,但警方至今仍没採取行动。他呼吁警方不要把此事当作一般民事案处理,这无疑是一起严重的家暴案。他将安排何丽雯接受心理辅导,等详细医药报告出炉后,便向福利局投报,希望能向法庭申请儿童人身保护令,禁止父亲接触女儿。“马华法律局也会协助任美喜申请离婚,争取小女儿的抚养权。"週二,记者多番联繫姐妹的父亲以取得回应,不过手机不是通了没有接,就是直接挂掉。‧2012.11.21